安萝卜

鼓泡摸段子。

年龄差,总裁虫鸭。短打。



三十有四,是个霸道总裁,守旧也比较古板,生活日常低领毛衫,工作时西装革履,作息规律。兴趣爱好是,喜欢抱着保温杯喝喝茶整理整理文件。

有天大半夜走路上和电线杆唠嗑,然后当日晚上就捡回来个浑身碎肉裹的红艳且昏死的红衣小年轻,心里算盘打好准备将人做成劳力,便好生养活了他大半个月,谁知道这家伙打起了你屁股的主意,架子遂端起来,奔着你养我一个月我养你后辈子的想法追起了中年总裁。

原是屈指勾住人领带拉进距离,卷走唇皮干躁的白痕,黏腻吞咽又徒添色欲气息,青涩的宣誓自己的主动权。

总裁有时烟瘾上头,背着小年轻缩肩抿口,却总叫他逮个正着,再以吻封口。老大不小的人会抬着似灌了一池子春水儿的眼睛看着你直到你怒意全消喟叹口气。刚开始这法子凑效,到后便不怎么好使,年轻人火力旺,扯了领带反捆双腕儿便开始施展,扒着床单向前匍匐却又被人轻扯脚腕给带回身下,人儿哭的愈软,干的愈狠。


————


中年总裁,守旧古板,不知什么时候恋上了高领毛衫。兴趣爱好是抱着保温杯喝喝咖啡整理整理文件。哦,对了。再加上一条。与会宠人的小色鬼调情腻歪,耳根子日常通红。

存个辣加菲的小片段(两位数提醒。)叭。

就主动找Wade解决问题的。

关于新换的床单。




指腹摩挲烟盒抽出支,点燃搭搁玻璃缸沿,手肘横压皮质沙发,腕骨上挑随指节弹抖纸身,落去节灰软绵烟蒂带入舌尖,抬臂虎口卡收人手往怀中一扯,小臂圈上雇佣兵腰间,糙掌贴覆人臀蛋儿往胯部贴合,滑拢着人腿根,鼻翼轻颤从他后颈处嗅到股沐浴露的味儿,热息打至人肤面上,唇齿凑贴近人脸侧,软濡舌苔剐蹭过人颊肌,低声沉缓钻入人耳蜗。


————


“…我换了新床单,弄脏它。”